网贷行业加速清场

一个客观的结果是,网贷业务的存量规模与市场影响会不断萎缩。

文 | 《中国企业家》记者 张弘   编辑丨徐昙   头图摄影丨石姿

 

“此前监管备案延期,态度不够明确,很多平台濒临垂死状态。好的平台忌惮,不敢扩张发展;问题平台或会被爆出风险,或在边缘试探,175号文的态度非常明确了,平台也有了更加清晰的选择。”某网贷平台从业者小齐(化名)告诉《中国企业家》。

近日,一份体现监管部门对于网贷行业最新监管思路和动作的《关于做好网贷机构分类处置和风险防范工作的意见》(简称“175号文”)发布,要求坚持以机构退出为主要工作方向,稳妥有序推进风险处置。特别提及,应积极引导部分机构转型为网络小贷公司、助贷机构或为持牌资产管理机构导流等。

一时间,“能退则退、应关尽关”的声音此起彼伏。业内的共识是,“175号文”给网贷平台提供了往助贷转型发展的方向和指引。

小齐所在的网贷平台一直游离于第三方行业监测机构的关注之外,“175号文”一出,该网贷平台陷入了尴尬境地。“虽然坚持正常运营,有些标的还处于还款还息状态,之前到期的款项我们也在努力做催收,甚至每天会出‘每日播报’,将最新情况发到投资人的微信群里,但其实平台已经在准备清盘退出了。”小齐说。

2019年1月,小齐所在的网贷平台被爆自2018年以来累计发生7笔逾期,金额高达600多万。“自从2018年6月网贷行业爆雷以来,平台的投资人一直处于恐慌状态,‘175号文’可能会进一步加剧他们的恐慌。”小齐说,“175号文”出来后,转型并非他所在平台的选择,而是优先选择进行清退。

某头部网贷平台负责人告诉《中国企业家》,“175号文”的出台,意味着监管收紧与行业洗牌加速进行,这并未对头部网贷平台造成多大影响。而对于那些打算转型的中小平台而言,该文虽然给出了三种转型方向,但具体实际操作性值得商榷。

猜测与路径

2019年1月10日,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领导小组办公室、P2P网络借贷风险专项整治领导小组办公室在浙江省杭州市召开全国互联网金融和网络借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会议。一位接近监管机构的人士告诉《中国企业家》,这次会议其实是对2019年网贷行业方向进行了定调。

但在“175号文”出来之前,不少平台对未来出路存有猜测。“之前大家觉得监管一直是在拖着,充满了不确定性,各种平台其实都处于‘熬着’的状态。投资人甚至恐慌,也不知道行业接下来会怎样发展。”小齐说。

意见出来后,多位来自头部平台的负责人认为,目前除了那些需要清退的平台以外,政策允许那些合规且正常经营的机构和平台活下去。

从目前的监管思路来看,监管机构正综合通过存量清理、转型引导、切断风险传染链条等方式,逐步化解潜在风险,为备案的推进扫清障碍。

针对具体的路径,“175号文”首次对网贷行业中各类机构的整改定下了三个具体路径:一是拿牌照成为网络小贷公司,按照信用中介的标准接受监管;二是做助贷机构;三是为持牌资产管理机构导流。

很明显,如果这些平台想转型网络小贷,就得去拿牌照,这样平台就作为信用中介存在;如果还坚持做信息中介,就去做助贷和导流业务,提供技术或信息服务。

首先,拿牌照成为网络小贷公司。信用中介的业务到底能不能做以及怎么做一度引发讨论,“这种操作相当于信息中介拿了一个网络小贷公司的牌照成为信用中介平台,就不再是一个纯信息中介了”。有业内人士告诉《中国企业家》,问题在于如何真正将信息中介和放贷两个业务进行结合,现在只是定了一个方向而已,存在很多不确定性,还要等之后的具体监管细则。加上此前牌照问题一度因现金贷乱象受到监管,175号文带来的“解冻”将会释放多大的空间也值得商榷。

其次是助贷机构,传统意义上的助贷相当于平台帮银行去寻找客户,银行提供资金。助贷最大的风险在于银行并不负责风控,“风险大,相当于由资金机构来替银行兜底,一旦出现问题,持牌机构就很危险”。

再次,为持牌资产管理机构导流。资产管理机构做提供导流业务的前提是要有放贷资质。2017年12月1日下发的《关于规范整顿“现金贷”业务的通知》明确指出,银行业金融机构(包括银行、信托公司、消费金融公司等)不得以任何形式为无放贷业务资质的机构提供资金发放贷款,不得与无放贷业务资质的机构共同出资发放贷款。也就是说,银行业金融机构在没有第三方担保的前提下,不可以接受外界的导流。

现在则是许多网贷机构引入的第三方担保机构、采取保险信用违约险的模式可能都将路途坎坷。即使第三方担保机构可能不是在规定的金融机构范围内,但网贷平台与保险机构合作的模式基本是很难再继续下去。

截至发稿前,来自网贷之家的数据显示,网贷行业还有1578家正常运营的平台。在这些正常运营的P2P平台中,保障模式是保险公司的有64家网贷平台。

业内人士表示,这主要是针对担保增信问题,如果严格执行,保险公司提供信用保证保险或将受到影响。但担保机构因为不属于传统金融机构,算类金融,则不在上述范围内。也有专家认为,账户安全险应该不受影响。

风险与信心

行业在加速度清场的节奏也引发了业界的一些担忧。

前述不具名网贷平台负责人告诉《中国企业家》,问题在于那些所谓的“僵尸平台”,若要尽快清退,最重要的是这些平台该如何处理,节奏该如何把握,“节奏很快,很可能会造成新一轮恐慌”。

虽然对各类平台划分得比较细,但还是要看具体的操作。“该撤的撤、该换的换,本来每年过年期间也是行业资金撤出比较多的时候。”小齐说,清算退出操作需要一个很长的周期,“有些标的时间跨度比较长,跟投资人的沟通和资金的处理也是一个问题”。

自2018年下半年出现逾期开始,小齐所在的平台就开始停止了部分标的。截至发稿前,网贷之家的数据显示,仅在2019年1月,停止发标或停业的共有四家,其中三家(御龙e贷、同乐宝、拓天速贷)发布公告称停止了发标。

网贷行业的风控与征信一直是备受关注的问题,监管收紧趋严,推动行业趋于理性与规范,但同时也在考验着整个行业的信心。“早在互金行业爆雷期,那些退出的平台就已经把大家对行业的信任挥霍没了”。小齐补充道,中国的互联网金融是一个新事物,大家对它建立的信任度也还没有足够高。

在年前准备离开网贷平台的小齐告诉《中国企业家》,有些平台倾向于拿牌照,有些可能转型,做行业资产端和服务端是没问题的,只是以后会越来越不容易。而那些留存下的大平台资质和风控较好,不管行业如何变化,投资人也会更聚焦于头部平台。

自2018年10月18日起,中国互金协会在全国互联网金融登记披露服务平台上公布了10家存管银行及其对接的网贷平台的详细信息,由此拉开了新一轮合规备案序幕。但彼时有一些声音称,对于网贷行业大规模合规备案表示不乐观。

中国银行法学研究会理事肖飒在接受《中国企业家》采访时指出,过半甚至更高比例的网贷平台不会走上最终的“备案”之列,大多数网贷平台面临的是有序“良性退出”,被市场出清、被迫出局。“这次和行业内预判基本上是一致的,不合规的中小平台或存量规模不大的平台就得清退。”前述网贷头部平台负责人称。

有分析指出,“175号文”的出台可以有效消除地方监管机构的后顾之忧,加快风险平台退出速度。此外,“因企施政”、资金监测分析、风险评估以及“双降”政策等,都是有效的网贷行业风险出清的办法。对于行业而言,有震慑作用,也有积极鼓励的意味。这对于坚持合规发展的头部平台及广大用户而言,既是“定心丸”又是“安全垫”,能够引导、推动行业主流平台有效防控风险、规范健康发展、不断走向繁荣有序的发展新阶段。

PPmoney CEO胡新告诉《中国企业家》,“175号文”强调了要做好网贷机构分类处置和风险防范工作,对于行业而言除了加大整治工作的力度和速度,控制存量规模和数量,还需要加强对投资人的保护和教育。对于网贷平台而言,要不断规范业务经营管理、加强信息披露、坚持业务的合规性,同时不断提升风控技术,增强网贷平台自身的风险管理能力,以保持机构稳定、投资者资产安全,防止风险外溢。

同时他指出,接下来纳入正常机构范围的网贷平台将积极借助金融科技实力和风控、人才积淀,有望在互联网小贷、助贷、引流等不同细分领域迎来配套政策,这本身也有助于行业的繁荣稳定,积极推动从业机构持牌或者和持牌机构一道服务好实体经济,进而推动普惠金融发展。

对于出借人而言,如何判断一家平台的风险?肖飒认为,除了看一家平台是否上线资金存管,其他应看重的指标还包括股东背景,信息披露情况,已公布项目是否有拆标、期限错配等情形,自查及官方调查情况,未来备案的可能性等。

中互金协会会长李东荣曾撰文提出:“发展是以规范为前提,整治是为了更好的发展。”

“假设这个方向是确定的,后面不会有大调整的话,如果符合监管合规要求,还是允许你继续做下去的。”前述头部网贷平台负责人称,平台和机构只要合规,就能在这个行业里活下去,未来这个行业也以某种形式活下去,而不是被取缔,让大家全部都清退。

从平台影响上看,业内人士普遍认为这对严格合规的大平台是利好,除此之外的各类平台,或将加速退出市场。一个客观的结果是,网贷业务的存量规模与市场影响会不断萎缩。

不过从整体上而言,在监管层面还需要出台更为具体的方案。“在出台一个政策之前,先放一个声音出来,看看大家的反应。最后到底会不会落实以及落实到什么程度,会不会再次修改,都存在诸多不确定性。”前述接近监管机构的人士称。